猫狗双全

做了十四年的梦在第十五年被人叫醒

【约会组】当反派不如谈恋爱 (1)

帮基友代发的,我们都不是a团饭但是为了强行凑人数带arashi玩(性格ooc了都是她的错)

微信聊天后一时脑热自割腿肉的产物

 

 

 

 

 

-半架空设定

-逗比文风

-ooc预定

-主约会,有横雏,yasuba

-瞎写着玩的

-就是要带tokio尼桑玩



楔子

    

大野智拿着手上的一纸调令有些发懵,自他作为刑侦一队队长接受了上级的调令之后已经过去了十分钟整,他还是没有接受这个冲击性的现实——他与他的队友们要作为东京刑侦队的代表前去大阪相助同僚以击溃猖狂的黑社会。

也不怪大野智心志不坚,毕竟对于安定的东京来说,大阪就像一块未开拓的土地,其上似乎铺满了罪恶和猎奇,因为大阪有着一样东京没有的特产。

泛滥的黑帮。

成群结队打劫良民的黑帮。

荷枪实弹与正牌警察硬肛的黑帮。

东京人太过安分,每天的生活如时钟内部的齿轮一样精准地每秒“咔嗞”一下,行程如齿轮绕着转动的表针一样均匀地落在一个刻度上,密集而有序,按部就班,循规蹈矩。他们的脑子里大概是没有反社会的概念,或者是在某些不安分的念头刚刚萌芽就被接踵而来的繁重工作强行摁了下去。虽然听上去无趣,甚至到了死板的地步,但社会需要这样的人来维持正常运转。

大野智略作思索,也知道这事已经到达了紧急到未申报就下调令的程度,便收敛住自己不安的心绪进入了刑侦一队专属会议室。

其他队员果然整整齐齐地坐在长桌两侧,余出正前方的队长位置。大野智前脚刚进门,三位队员就整齐地从自己的座位站了起来并用大约两秒的时间鞠了一个漂亮的躬,这让大野智不由得赞叹不愧是刑侦总部的精英们。

严谨地服从等级制度,也是东京的制度之一。

精英们的真实面孔下一刻就败露了。二宫和也重新就座的下一秒就立刻趴在了桌子上,百无聊赖地用签字笔笔盖戳着红木桌,颇有国中学生上课划水的风范。而相叶雅纪则是瘫在了椅背上一动都不动,只留着一对闪亮的大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圈打量了现场的气氛后,目光便定在了队长大野智身上。樱井翔算是好的一个,他时刻维持着认真严肃的典型精英表情,但其实他在桌下一直在踹二宫的腿,因为他觉得不能只有他自己给队长捧场。

二宫和也被踹烦了就皱了皱眉,腰一弓,上半身就像眼镜蛇一样挺了起来:“喂,松本还没来哦。”

“大概是见到哪家漂亮小姐了吧。”

“不能污蔑同事,相叶。”

“翔你知道吗,今天前台的漂亮小姐姐在向二宫打招呼哦。”

“……那是她的言论自由。”

“那是因为我帮她在便利店付过款啦……”

大野智扫了一圈队员们,板着脸清了清嗓子:“我们即将展开一场以抛开队员松本润为基础的行动。”

顿时会议室内鸦雀无声。

也许是二宫和也觉得气氛太过尴尬,又轻轻地用笔盖叩击桌子。

“这是从关西调来的案宗。”大野智把手中厚厚一摞档案夹分发下去,迟疑了片刻后把那张薄薄的调令也放在了长桌上,他与队员之间多年形成的默契使他不需要过多的解释。

二宫和也兴致缺缺地绕开封住卷宗的绳子,将档案一把抽出,用慵懒的语气念出其上的五个大字:“大阪工口组……”

相叶雅纪大略扫了一眼:“负责人是村上啊。”

听到此言,二宫和也顿时脱力把头磕到了桌子上。

“我们此次行动,必将扫除奸邪,惩恶扬善……如狂风骤雨一般扫荡不良分子。”见队员们大致都看完了行动概要与大阪负责人调查的资料,大野智缓缓开口,队员们也缓缓挺直了身子接受队长的临行训话,“即使不在东京的管辖范围内,我们也要如あらし一样行动。因此,本次行动命名为‘ARASHI’。”

缺了一位成员的岚小队就这样斗志满满地朝向大阪行进,但是他们大概也知道身处大阪协助他们的刑侦二队是什么德行。

 

 

Chapter 1

刑侦二队此时正在活动室打牌。

“丸山你又输了哦。”安田章大笑嘻嘻地扔掉手中的最后一张牌看向一旁苦瓜脸的丸山隆平。

丸山隆平绷不住表情所以笑出了声:“要不我给你表演个一发技吧。”然后也扔下了手中剩下的牌抖擞了一下肩膀,扭曲着胳膊和表情做出了一个诡异的动作,“PAN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仓忠义一边“哐哐”拍牌桌一边笑出了安田章大形容的“水烧开了”的声音。

“……不好笑吗?”见只有大仓忠义一人在笑,丸山隆平摸了摸鼻头赔笑。

“认真点啊!任务候选人A!”早早出掉了手中全部牌的村上信五腾出手向满面笑容的丸山隆平的头扇去。

“等一下,让我自己出任务也太残酷了吧,村上组长!再说打牌决定谁出任务也太草率了……”特警丸山隆平欲拖住村上信五的大腿并打定决心如果他不打消让自己出任务的命令就再也不从他的腿上下来。

村上信五拍了拍丸山隆平的头,似乎是在安抚他:“大仓忠义是任务候选人B。”

特警大仓忠义的笑声从未间断过的笑声戛然而止。

安田章大为两人近乎崩溃的心情火上浇油:“正好你们的任务目标也是两个人诶。”

说到两个人的任务目标,所有人的心底不约而同地回荡着四个大字。

工口组最为出名的搭档,令人闻风丧胆的黑帮顶梁柱——“黑白双煞”。

丸山隆平喉咙滚动着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干笑:“……很危险吗?”

“那可是‘黑白双煞’啊,近期很多刑侦小队都折在他们手里了,市中心医院的警局专属床位都排不过来。”安田章大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大仓与丸山的神色,小声回答。

丸山隆平笑得更勉强了,嘴角的弧度大概是僵在了脸上。大仓忠义则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黑白双煞’中‘黑煞’,锦户亮,曾是东京为数不多的地下黑帮老大之一,手下小弟数百有余。但后来因为与东京地头蛇‘TOKIO’产生矛盾,被赶出东京后回到了大阪……”许久未发话的村上信五抽出一张自己写的案宗给二人科普,但话音未落就被大仓忠义打断了:“与‘TOKIO’产生矛盾?可是我听说锦户亮曾受过TOKIO头领城岛茂的照顾……”

“啊,这个……”村上信五目光在资料上下跳了几段,“据说是因为锦户亮为了表达自己对城岛茂多年来的感谢,在某次黑道集会上献歌一曲‘IHateYou Tokio’……然后隔天被抄家,小弟也悉数叛逃,只能回到家乡大阪。”

“噗!”丸山隆平不顾自己的危险处境笑出了声,旁边的大仓忠义抬起头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盯着他。

“锦户亮的近身格斗术已经到了宗师级别,你们要尽量避免近身冲突。”村上信五的视线离开手中的资料,对着怂得发抖还要脸上保持镇静的二人点了点头,“而且他的最大特点是‘夜间不可视’,他的身影在茫茫的黑夜里如同一片虚无,身手矫健地就像……挤火车的印度人。”

“因为他在黑道上的种种不俗表现,道上的一致给他取了个外号——‘觉醒的印度人’。”丸山隆平突然一脸严肃地接茬。

村上信五好像被触到了信息的真空地带:“我怎么没听说过他还有这种外号?”

“因为这是我刚取的。”丸山隆平一脸得意,仿佛刚才那个想要抱上级大腿的怂警官根本就不是他。

“丸山总是在某些奇怪的方面很有天赋啊。”大仓低头偷笑,紧皱的眉头稍缓。

带领刑侦二队多年的村上长官深知不能跟着丸山隆平思路走否则就会掉入思想黑洞的道理,于是当即熟练地转移话题:“而他的搭档横山裕也不可小觑,这个人甚至比锦户亮还危险。他老谋深算,阴险狡诈,最擅长做背后阴人的勾当。虽然他专注于阴谋诡计,但你们也尽量不要与他正面对抗,因为他因为曾经孤身掀翻几个敌对势力的老窝被人称作 ‘可能是俄罗斯人’。”

“‘觉醒的印度人’与‘可能是俄罗斯人’吗……‘黑白双煞’真是名不虚传呢。”安田章大用一种钦佩的语气轻叹。

“总感觉‘黑白双煞’这个名头好唬人啊。”

“是啊,总感觉像我们怕他们一样。”

大仓与丸山似乎找到了畏惧的根源,决定先在嘴上威风一下。

“不如叫他们‘海尔兄弟’吧。”

“看我不把他们揍成海尔兄弟哈哈哈!”

村上信五见任务确认执行者A与任务确认执行者B越说越起劲,于是在二人说到义愤填膺处添上最后一把火:“你们此去的目的是阻止工口组与山田组的地下交易,有很大可能性会遭遇锦户亮与横山裕,务必小心。等涉谷昴……”

话音未落,活动室的大门被人莽莽撞撞地推开了。

来人猛冲入室内,村上信五眼疾手快大步上前搀了一把,要不那人非要摔到地上不可。

“我已经查明了交易地点……”那人猛地一把推开搀扶着的村上信五,但却因为重心不稳半跪下身。安田章大眼尖地看到那人腰上有处正在他衣襟晕染开的殷红,不由得张嘴尖叫,却被大仓忠义抢先一步捂住了嘴。丸山隆平和村上信五扭头对大仓忠义此举表示感谢,因为他们刚才一时疏忽忘记及时捂住耳朵。

这也正巧给了来人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就在大阪港东侧……我已经置放了定位仪……晚八点……”

说完他就侧身倒在了身旁村上信五的怀中,嘴里还发出“咕噜咕噜”之类令人难以辨认的声音。村上信五虽然不是正八经医生或法医,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不等征得伤患同意便撩开了涉谷昴的外衣,圆头弹孔赫然出现于眼前。

“子弹造成的创伤……”村上信五说出自己的半吊子推断,“也许是锦户和……”

安田章大甩开大仓忠义捂在自己嘴上的手,攥紧拳头不语。

“腰右侧,伤口很浅。好像有什么东西缓冲了一下子弹的危害,不是致命伤。”见安田章大的脸色不对,村上信五又补上一句,继而把他转移到安田章大的怀里,“送他去医务室。”

“不用你说。”安田章大背起与他身高差不多的涉谷昴,赌气般地拉开门走出,然后把活动室的门狠狠摔上。

“涉谷的伤势看起来很吓人啊,真的不要紧吗?”丸山隆平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身后是同样满脸大写着“担心”两个字的大仓忠义

村上信五答非所问:“大阪港东侧,晚八点。”

丸山与大仓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郑重地点了点头。

“不能让涉谷的努力白费了啊。”

虽然二人怂得一批,对方似乎也确实很厉害,但他们可是只有精英人才才能够进入的日本刑侦大队的一员。抗击黑恶势力,维护社会治安义不容辞。

 

 

Chapter 2

当刑侦一队慌张地推开涉谷昴病房房门的时候,安田章大坐在病床一侧为扎着吊瓶的涉谷昴涂指甲油的画面猝不及防入眼。

白净墙面上挂着的电视机正在放映去年的红白歌会,但由于电视部件老化所以传出的声音有些像昭和年代的落地式收音机。阳光筛过夏日里依旧密密麻麻层叠的桧树枝叶从医院的玻璃窗外斜射进病房,透过光束能清晰地看到空气中纷飞的浮尘,微风拂过后病房地面上斑驳的剪影小幅抖动,就像浅池塘泥沼上变幻莫测的光影。在令人适宜的温度里以一个懒散的姿势躺在病床上并享受着人工涂指甲油待遇的涉谷昴嘴里还悠然地哼着小曲:“爱おしいから全て撃ち砕く……”

这没羞没臊的二人简直就像夏威夷海岸线上遮着阳伞躺在沙滩椅上互涂美黑素的肌肉大叔们。

刑侦一队的人互相对视,随即坦然一笑,深刻体验到什么叫做担心喂了狗。只有病房里弥漫着的浓郁而刺鼻的消毒水味才能提醒四人眼前的同僚为了探察情报而受了不轻的伤。

躺着的涉谷昴可能觉察到气氛的微妙变化,他用得了颈椎病的老年人活动关节的速度把头别向刑侦一队的方向,上下打量了一番来人,继而开口:“少了个人啊?”

站在队长身后的樱井翔微笑,不置可否。

“我就说嘛你们要看好他,不要让他出去拈花惹草……”

“别转移话题,情报……”二宫和也当即打断涉谷昴,他知道与这群神经病同僚交谈时一个不注意话题就能被扯到马里亚纳大海沟,他的职责就是及时把话题拐回来。

大野智突然伸手令二宫的盘问憋回了喉咙,然后他在心底一番谨慎措辞后说:“松本润叛变了。”

意简言赅,学好国语的人都能听懂,但话语直击到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涉谷昴和安田章大同时对望,双方都看到了彼此脸上的表情是近年来从未有过的震惊。但涉谷昴心生疑惑,因为此刻大野智身后三名队员的表情也与安田章大如出一辙,看来他们先前并不知道松本润已经倒戈。

“队长!这有确凿证据吗!”相叶雅纪的声音已经走了调。他本来想问“这是真的吗”,却在这几个字出口时及时刹住了车——他们的队长从来没有拿如此严重的事开过玩笑。

一位特警不能与一位普通警察相提并论,毕竟特警的战力都是翻过番,尤其还是名震日本并屡屡在各类案件中拥有卓越表现的刑侦一队的特警,松本润的倒戈足以为整个局势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二宫和也与樱井翔显然表现得更为冷静,他们片语未发,但其实是一时震惊而不知说什么好。

二宫和也调理好自己震荡的心绪,他觉得自己需要为曾经出生入死的同僚说上几句话:“等一下,松本润不是那样的人吧。”

“虽然听上去难以置信,但人证物证俱在,我已经确认过了。”大野智回答,没人能看懂大野智脸上复杂的表情,也许同时掺杂了不安、担忧、愤怒或诧异,“总之,关于松本润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一队。这件事我已经转告过村上了,所以……”“所以你们不用太过担心”这句话还未说完,大野智就把它咽了回去,因为他突然感觉说出这种话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那我们先行告辞。”二宫和也见状挥了挥手,背过身第一个走出病房。

“快点痊愈啊,涉谷警官!”相叶向安田和涉谷的方向抛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夜未深,残月自海面升起,大阪港如同被笼罩在一层阴霾之下。虽然是船来船往川流不息的港口,公共设施和整体建设却好似一个小村镇的火车站。已经遗弃的客滚船车行路上,有些用来铺路的水泥块已经从地上翘起,露出下方湿漉漉的泥土和点点野草。这条路上的路灯灯泡壳大多数都碎了,玻璃碴子掉在地上,电线悬在头顶,有些路灯甚至拦腰折断,像一场飓风刚刚过境,但实际上却是岁月留下的侵蚀。些许还完好着的年久失修的电灯不时发出刺耳的声响,昏黄的灯光像一团荤油般晕染在水泥地上。这边的光亮比起远处繁华的大阪城市中的色彩各异的LED灯光甚是微弱,星星点点的路灯比起城市内从家家户户透出的温暖鹅黄色更为冷漠。

锦户亮倚在其中一个未损坏的路灯灯柱下低着头,路灯自上射出的光只能投亮他黝黑的发丝,耳朵及颧骨以下都在黑暗中糊成了一团。横山裕曾经形容过这是锦户亮自带的一种孤寂的气氛。

锦户亮似乎是等得不耐烦了,他突然仰起头却猝不及防被路灯的亮光直射到双眼,便下意识用右手伸到头顶遮盖。

从指缝中他看到了亮得炙热的老式灯泡,与盘旋在侧的数只黑色飞虫。因为飞虫太小了,落在锦户亮的眼睛里完全成了一个不断移动的黑点,它们竭尽所能地接近光源,却因为那能够把他们融化的热度不断退缩,但那灯泡就像一块美味的蛋糕令它们不忍离去,最后只好在路灯上方傻了吧唧地转悠。

触手可及的诱惑最为致命,下场就是泯灭在火焰中的飞蛾。

“いつも梦に 选ばれないまま   ”锦户亮所等待的声音终于响起,声音浑厚,应该是壮实的中年男性。

锦户亮皱了皱眉,立即对上:“阳が登り 沈んでゆく 日々  ”

与约好的一样,交易对象来了,带着今晚的主角。

那是刑侦部队们两年来不断追查的东西,一批编号为GU-482的军火。这批军火一共十六吨,本应送到日本刑侦调查总部手中,而中途却被不知名人士截获,一直辗转世界各地以躲避日本及邻国的追查。

今天它们终于被一艘披满夜色的小船送回了日本,它们应去的地方。

那中年男子把自己的身形隐藏在已废弃的生锈集装箱后面,集装箱硕大的投影覆盖住了他的身影。即使百般遮掩,但干这行的总是要确保万无一失。他思量片刻,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询问:“横峰诚?”

“组长今天歇息,我是他手下干事。”从锦户亮应答的声音中明显可以听出不耐烦的情绪。在他看来,横山裕肯定把交易对象告诉了对面的瘪三,对方只是信不过组长才百般试探,真是毫无意义。

“告诉我你的名字。”对面还是放心不下。

“丸之内正悟!”锦户亮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倒是想看看这人的警惕心到底强到什么程度。

那男人沉默了片刻后沉声说:“不,不是你。”随即锦户亮便听到细微的机括声,应该是那人拉开了自卫手枪的保险或者套筒。

“……锦野彻朗。”锦户亮随手捋了一下前额被风吹散的发丝,将手放下时不着痕迹地抚过外套内侧口袋里的手枪。对方从黑暗中钻出的一刹那,他就将毙命于灼热的枪口之下。

“很好,请验货。”那人被锦户亮耍了,但从他的声音中却听不出感情上的波动。只能听到皮鞋点地发出的“嘎达”声与衣襟在过道风中摩擦发出的“呼啦”声。

锦户亮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大步跟了上去并钻入了黑暗。他今天可不是来交易的,他的手枪如他紧绷着的肌肉一样,蓄势待发。

这里是大阪港东侧,正值晚八点。

 

 

 

 

TBC


评论(21)

热度(55)

  1. 醴泽猫狗双全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产八团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