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狗双全

做了十四年的梦在第十五年被人叫醒

【约会组】 当反派不如谈恋爱 (3)


-半架空设定
-ooc约定
-主亮丸
-会带yasuba和横雏玩










Chapter 4


“东西呢?”U形水槽伸出一只手向不远处的锦户亮索要。

“嗤……”锦户亮低头掩盖住了自己脸上轻蔑的微笑,“你说的是能指控你涉嫌贩毒的证据吗?不好意思啊,那种东西一开始就没有。”

“你耍我?!”听罢此言,U形水槽“噌”一下子干净利落地从腰间拔出一把黑色嵌银手枪,正对着锦户亮的头部,缓缓开口,“我在问你最后一遍,东西呢?”

虽然U形水槽强作镇定装,但锦户亮还是从最后的疑问句中听出了惶恐与不安。他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一下四周U形水槽人手的站位,然后目光锁定在了U形水槽微微颤抖的手肘上,最后坦荡地与U形水槽对视:“我都说了没有。”

话音刚落,锦户亮大腿发力奋力向地面一蹬,他的身体就像离弦的箭一样正面冲向了U形水槽。U形水槽本就慌乱,情急之下更是不知道如何反应,来不及细想就将枪口大略对准锦户亮的位置扣动了扳机。在如此粗略的瞄准之下自然是射偏了,此时锦户亮也到达了U形水槽的面前,两人距离不过五寸。忌惮于U形水槽持有的手枪,得此良机锦户亮便立即一拳锤向U形水槽的手肘外侧,U形水槽手臂一脱力锦户亮便接住了原本属于U形水槽的自卫手枪,另一只手趁机捞走U行水槽握住的钥匙。

“博莱塔92F,趁手。”锦户亮在内心将战利品赞叹了一番便立刻向身后闪去,眼前一花便见到左侧约两尺处的集装箱外层破铁壳子便被穿了个洞,伴随着钢板与子弹碰撞的响声。那子弹源于站在U形水槽身后的同党,其他包围着锦户亮的党羽此时也反应了过来,立刻交替站位把锦户亮围了起来而分出一人保护丢失手枪的U形水槽。

锦户亮表面上叼得一批,嘴上还一直拽着嘲讽的笑,其实心里直打鼓,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去。这群军火贩子发起狠来就像疯狗一样,谁也保不准他们会为了掩盖罪证做到什么程度。他目光扫了一圈U形水槽的同伴们,一共有六个人,其中一个保护着正前方的U形水槽,方才打枪的那个站在U形水槽身侧。让锦户亮讶异的是,这六个人里只有两个人持有手枪,另一个就站在他身后,他似乎感觉到那个人枪口正对准他的脊椎骨。

丸山隆平正躲在被穿了个窟窿的集装箱阴影里,他现在紧张地握紧大腿右侧的手枪,他感觉到握住手枪的那只手正在冒虚汗。虽然生理上反应强烈了一点,但他的精神状态稳定如常,甚至可以叫做镇静。这就是丸山隆平当年被提名为特警队候补队员的原因,他当年的教官早就看出来丸山隆平虽然平时异常不着调,但关键的时候总会有精英应该有的发挥。他现在以旁观者的角度观战,大脑飞速地转动着:“锦户亮抢走了U形水槽的手枪,事情还有转机。虽然锦户亮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如今退走便可,但另两个持枪者前后夹击,锦户亮腹背受敌,极易负伤。剩下四个赤手空拳的也不可小觑,如果锦户亮能够摆脱其中一个持枪者的话……”丸山隆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思忖的时候不知不觉就站在锦户亮的角度考量。

上头的命令是缉拿锦户亮,而丸山隆平眼下的处境却是不得不保护锦户亮,在这同时还要防着不知道在不在周围的锦户亮同党——横山裕。

“那么除掉其中一个持枪者,锦户亮便有很大可能自保成功,另一个持枪者也不成太大威胁。而其他四个人刚好可以牵制锦户亮的行动。”锦户亮那边正僵持着,丸山隆平心里已有大概的打算。如果计划顺利,不考虑锦户亮与横山裕的战力,场面对他缉拿锦户亮将会变得有利。

丸山隆平拿定主意后就解开枪套扣子,悄声取出刑侦大队配置的手枪。由于事先未申请有关证明,丸山隆平只好取出真弹换上速效麻醉弹。装填,瞄准,上膛,射击,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如果刑侦大队的教官在这里,一定会把丸山隆平的这套动作录下来当做范本给那群还未成器的预备役们循环播放。

锦户亮身后的持枪者无声无息倒下,身体与地面撞击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惊了一下,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了集装箱阴影处。锦户亮最快从变故中反应过来,无论那出手的人是谁,既然那人帮他化解了眼前的尴尬局面,那么二人立场目前一致。同时他在脑内排除也许那人是横山裕的可能,如果先前是横山裕出手,那么两个持枪者都会被做掉,横山裕不会让锦户亮身处险境之中,哪怕只有一点点可能。想通这些后的锦户亮趁着最后一个持枪者还在原地愣着,便飞速向他腿根部甩了一发子弹,那持枪者还未反应过来腿部神经便把贯穿伤的剧痛传递到神经中枢,他当即扔下手枪抱住腿倒在地上哀嚎。毕竟锦户亮手枪里装的可不是什么麻醉弹,而是货真价实的子弹。

看着又一个同僚丧失战斗力后,赤手空拳包围着锦户亮的四人互相对视,又瞅了瞅保护着U形水槽的同僚。U形水槽打了个手势,四人看老大的意思是要溜,只好咬了咬牙,顾不上管躲在暗处的丸山隆平,只收紧了对锦户亮的包围圈,看样子是想优先除掉锦户亮这个威胁。U形水槽和他的保镖趁锦户亮还未脱身,转身撒腿就跑。锦户亮的目的不在于U形水槽,看他跑了反而松了口气,他想如果集装箱后的那位不插手,打倒这四人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事与愿违,集装箱后的那位大兄弟偏偏就是为他而来。

丸山隆平揉了揉头上的卷毛便从阴影里钻出来,锦户亮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了他胸前的纹章上。

“刑侦二队的制服,你是特警?”

锦户亮的心缓缓落到了谷底。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援军,这简直是一个大BOSS。凭手感和重量来看,自己手枪里只剩两颗子弹,可能还要献给周围这几个人。虽然他有足以让他引以为傲的体术,但他没膨胀到只靠搏斗技与一名持枪特警搏斗还觉得自己能毫发无伤。

“呀,怎么说呢……‘黑白双煞’中的黑煞与四位军火贩子,还真是大满贯啊。”丸山隆平憨憨地笑着,其实他心里也不轻松。他一边朝前走着一边暗中思索,虽然锦户亮现在被其他四个人包围着,但他在之前的争斗中并没有被消耗多少,几乎保存了全部体力,刚何况手里还有把装着具有杀伤力子弹的博莱塔。而其他四个满脸写着“反派”二字的人虽然看上去不像是有受过特训的人,但也不能完全忽视,谁也不想阴沟里翻船。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听过这句谚语吗?”丸山隆平想给锦户亮施加点心理压力。锦户亮这边拖拉了这么久也没见到横山裕的踪影,那么横山裕应该不在附近。丸山隆平想拖延一点时间,直到大仓忠义呼叫到的援军赶来为止。

锦户亮顾不上伪装自己的情绪,他额上拧紧的眉头已经暴露了自己焦躁的心绪。他觉得他今天交易之前应该先祈福才对。


Chapter 5


那四个被丸山警官当做了鳖的军火贩子愣了片刻,电光石火间他们几乎在心中把老大锤爆了几千万次。但矢在弦上,几人没有退缩的余地,否则他们要么被锦户亮沉了大阪港,要么就交代在了警局里,拼死一搏尚还有条活路。于是四人其中那位最胆大的嗷了一嗓子,直接弯腰捡起块石头直冲着锦户亮飞奔而去。方才那声嘶力竭的吼声听得其他人耳膜一震,丸山隆平眉毛不自觉得一挑:“这人以为自己有主角光环吗?”

事实证明人还是要量力而行的,而且还要团结协作。那位拥有上甘岭精神的大哥冲到了锦户亮的面前,锦户亮侧跨一步,刚好与那位大哥惯性直冲的身躯错开。大哥重心全放在了身前,看见目标突然转换位置,他脚下步伐瞬间停顿想要朝着锦户亮方向扑过去。然而他高估了自己的平衡能力,锦户亮还没受到什么伤害,他脚下的浮灰倒是被踩得激了起来,然后他身形一颤便不受控制地朝着石灰墩扑过去。眼看就要扑到海面上,丸山隆平大跨几步用手臂抵住了那人的胸膛,强劲的臂力把他挽了回来,但两力相抵也让那位大哥相当难受。当下他只觉得胸口发闷好想吐,锦户亮见丸山隆平诚心想与他作对,便趁着那位大哥还分不清东南西北之际奋力一腿甩在他的后背上,那位大哥便在丸山隆平由稍微松懈转为震惊的眼神下被锦户亮踹到了冰凉的海水里。然后便是两声响亮的“扑通”,一声是大哥落水的声音,一声是他手里的石头落水的声音。而这位大哥从进攻到落水的全程都被他的同僚看到了,可一切发生得太快,他们还未把行动指令从脑神经传递到四肢,就已经又缺失了一个战力,只能看到海平面上泛着的水花。

不过这对于落水大哥来说也是好事,至少可以趁两人无暇顾忌他的时候逃走而不被抓到,前提是他会游泳。而锦户亮则剜了一眼一脸无奈的丸山隆平,不就是互相伤害么,他锦户亮还从未怕过正面冲突。

果然最棘手的还是锦户亮。丸山隆平的内心连带着眼神一起凝重。

锦户亮的身形就像蛇一样,而速度又堪比闪电,在丸山隆平略微沉思的刹那就险些贴上了他的身,锦户亮右手直钩丸山隆平的肩膀,吓得丸山隆平条件反射向右一缩,托着多年经验的福躲了过去。丸山隆平觉得自己好像处于弱势一方很憋屈,顺势下蹲向锦户亮腹部挥出一记重拳。锦户亮身形一挺,空闲的左手肘刚好抵住丸山隆平挥动的胳膊,他的后背像花园鳗一样划过丸山隆平的前肘。距离和角度刚刚好,锦户亮唇角露出嘲讽的弧度,他骤然下蹲转移重心,以支地的左手为圆心来了一个扫堂腿。此时其中一位正在祈祷不要注意到他的军火贩子感觉后背突然有一股力把他向后拽,刹那间丸山隆平便和那位被拽过去的大兄弟调换了位置。

“神仙打架为什么要牵连到吃瓜群众!!!!”仿佛忘记自己是个嫌犯的大兄弟内心干嚎,然后就被突如其来的生猛腿风打趴在地。他想反正起来也无济于事,干脆倒在地上装死。

丸山隆平还拎着麻醉小手枪。他四下扫了一圈发现有个不吃同僚一堑长一智的大兄弟还想临死向他反扑一下,那位大兄弟正打算暗搓搓掂量着拿板砖把他敲晕。丸山隆平内心嘿嘿一笑,就你还想阴本玉树临风被称为“奇迹boy”的特警?于是丸山隆平装作啥也没看到的防范着锦户亮,在那人冲过来的一瞬间一个背摔把他摔了个七荤八素,怕是摔到了脊柱,那人顿失意识倒在了水泥地上。

“板砖这种粗俗的武器能干倒谁啊,怕不是JUMP看多了吧。”觉得自己这套动作极为流畅的丸山特警心中得意。

只剩下一位贩卖军火的好兄弟,看诸位同僚一个个都献身革命之后直接向前倒去装死,脸直接砸向水泥地没吭一声。

“他不疼吗?”丸山隆平内心惊异,继而转头看向抱臂看戏的锦户亮,“就剩我们俩了。”

“无所谓,本来就只有我们两个,是他们多管闲事。”锦户亮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中顿感轻松。本来他还怕在那四个路人手里阴沟翻船,这特警真是个实在人,居然还坚守着打boss前先清小兵的原则。

“等一下明明是你先抢了人家东西吧……”丸山隆平内心突然冒出一句不着调的槽,然而话到嘴边却因为觉得太无厘头又吞了回去。只见对面的锦户亮一直环在胸前的双臂突然松垮垮地下垂,然后他用街边混混挑事的语气说:“现在就剩下我了。不如你放我走,我送你一地军火贩子,不觉得赚了吗?”
丸山隆平严肃的表情似乎有一丝崩塌的迹象,面前大名鼎鼎的“黑煞”的身影好像和安田家那只秋田犬重叠了。不过人还是要逮捕的,丸山隆平突然举起麻醉手枪瞄中未做出反应的锦户亮。按照这个距离,如果锦户亮能够躲过,要么他对枪口的反应神经快过大脑指令,要么是他丸山特警特意瞄歪了。
食指钩上扳机,觉得自己已经赢了的丸山隆平心中也不禁疑惑:“锦户亮觉得打不过我放弃抵抗了?还是突然改过自新了?从先前的近身战来看,他近身搏斗水平略高于我,但却故意拉远一段距离而且并没有采取防范措施……”

下一刻丸山隆平感觉全身血液都凝固了,一种直觉迫使他扭头向后望去,然而这最后的关头只够他说一个词。

“诶哟卧槽!”

风水轮流转,今天丸山特警可能是出门之前没看黄历。

“人咋整?”横山裕手臂一抖就把把沾有血迹的砖头抛到了大海里,转身看向锦户亮的方向。

“没死,但可不能让他留在这儿。等会他的支援就能到,那咱俩不就……”锦户亮蹲下身查看丸山隆平刚被横山裕拿砖头拍过的脑壳子,殷红的血液顺着丸山的一头卷毛流下,把原本蓬松的卷毛聚成好几撮,最后滴在青灰色的地面上发出“滴答”的响声。
丸山隆平伤势虽然不重,但样子着实吓人。

在锦户亮查看丸山隆平伤势的时候,横山裕正在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对地上那圈装死的和真晕的挨个捅过去。大概用不了三分钟,装死的军火贩子就会后悔没有被扔进海里。

锦户亮无言看着横山裕的行径,直到看到横山裕在那群人身上摸索着什么才突然想起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于是开口:“哥,钥匙在我这儿。”

“船呢?”

“船在下面停着呢。”

“那快点走吧,等会他同事来了不好处理,到时候就只能就地解决了。”横山裕站起身,手指刮过水果刀,残留的血液被刮离了刀身。他回头看看锦户亮,锦户亮正在哼哧哼哧调整着瘫软的丸山的姿势:“哥!有点沉!背着不舒服!”

“那就抱着。”横山裕转身过去,卸下锦户亮后背上趴着的丸山隆平,然后把他放到了锦户亮的臂弯上。



“?????”



威风八面的关西亮大爷表示长这么大头一次这么抱一个男人。




tbc

评论

热度(15)